(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)林黛馒头不甜_(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)完整版免费阅读

《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》内容精彩,“馒头不甜”写作功底很厉害,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,林黛馒头不甜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,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,《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》内容概括:在孤儿院长大的林黛通过自己的努力,终于在三十岁这年买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拥有了自己的家就在她开瓶庆祝之后,却莫名在一个恐怖游戏中醒来
残缺的肢体,变态的鬼怪,诡异的环境,都挡不住林黛想要回家的心
林黛:老娘好不容易攒钱买了房,让我死在这儿?那不能够!
成长型女主+恐怖历险+无cp
女主立场混沌偏善,利己为先

小说: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

类型:都市小说

作者:馒头不甜

角色:林黛馒头不甜

小说《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》是由网文作者“馒头不甜”所著。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月正当空,屋子里却是一片昏暗。林黛坐在小木桌旁边,没有开灯,将自己与夜色融为一体。“当——当——”高挂在墙上的老式挂钟响了两声,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。屋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,男人在大声地咒骂:“……为什么不反抗……我看你就是故意地,什么被迫!是你自己下贱——”又有小孩尖锐的哭声响起:“爸爸,为什么要捆我,爸爸……”“咣当——”大概是什么东西被掀翻在地,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,有人敲响了门,“你好,送水的。”防盗门被打开又关上,楼道里再次归于幽静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……

评论专区

幽灵武装: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种题材的,唯一的问题在于通过咏唱 能被人理解的咒文来释放的魔法在我看来都是神术,挺出戏的……

我的心里只有家族:有时候我挺双标的,虽然我玩这类游戏,也会打一些很不和谐的mod,进行一些很反人类的操作,但是如果小说里的玩家有类似操作,我的良心又会上线,会用“你这样很不好哦”的眼神谴责作者

爱做噩梦的莉莎:女主性格阴藏面写得好

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

《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》在线阅读

第5章 玩家,真相

月正当空,屋子里却是一片昏暗。林黛坐在小木桌旁边,没有开灯,将自己与夜色融为一体。

“当——当——”

高挂在墙上的老式挂钟响了两声,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。

屋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,男人在大声地咒骂:“……为什么不反抗……我看你就是故意地,什么被迫!是你自己下贱——”

又有小孩尖锐的哭声响起:“爸爸,为什么要捆我,爸爸……”

“咣当——”

大概是什么东西被掀翻在地,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,有人敲响了门,“你好,送水的。”

防盗门被打开又关上,楼道里再次归于幽静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林黛起身出门,来到了401室的门口。她发现前不久紧闭的防盗门此刻只是虚掩着,门边凌乱地摆放着两双拖鞋,一男一女,应该是分别属于这间房屋的男女主人的。

她伸手推开了门,屋里显然是一个被人收拾过的凶案现场。满地鲜血被人用拖把胡乱地收拾了一下,道道血痕凌乱地分布着,摔断腿的木凳上还沾染着点滴血迹,应该是在打扫时没被人注意到。

“玩家?”

林黛回头,发现花臂男人正倚靠着门框看着她。见她看过去,呲牙咧嘴地笑了下,看起来很不好惹。

“进来坐坐?”花臂男人让开了半边身子,“我们可能需要一起交流一下,度过这个副本。”

林黛思考片刻,欣然应允。

进了屋,花臂男人率先开口:“先交换下名字吧,我叫雷峰,参加过六次游戏了。”

林黛:“……”还真看不出来,您这看着就是不良分子的,名字还挺伟光正。

花臂男人耸肩:“真不是逗你,雷峰塔的雷峰。”

“林黛,两次。”

这下轮到雷峰惊讶了,“不可能,这种解密式副本,至少要经历过四五次游戏,才能进入的。”

林黛:“也就是说,你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副本了?既然你已经玩过好几次游戏了,想来经验一定比我这种新手丰富了,那你对这个副本有什么见解吗?”

雷峰被问住了,半晌,脸上居然飘起了红云,“其实,我之前都是稀里糊涂地就通过了副本了,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要通过四五个副本,才能进入这种解密式副本?”

“看手机啊!”雷峰答道,“我通过了第一副本之后,手机上就出现了一个叫做恐怖游戏的App,而且每次进入副本都会提前发送通知的。你没有吗?”

玩过两个副本才把游戏放在心上的林黛:不好意思,没注意到。

这么说来,她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和怪物祖孙俩沟通交流了?

林黛试探着开口问道:“那你通关之后,还能再次进入副本吗?”

雷峰大感震撼:“不能吧?那么恐怖,谁还要进去啊?而且怪物刷新后会满血复活,再去不是找打吗?我可不傻。”

林黛:……

好吧,也不算浪费,她这不是发现了新的玩法吗?把两个副本抢到手了。

言归正传,林黛问他:“你离得近,听的清楚些。能推断出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雷峰点头:“女的出轨了,送水工就是奸夫。男方怀疑孩子不是他的。”

林黛心里感到一阵不舒服,她问道:“那通知里怎么说?”

雷峰回想了一下,“找出真相,否则就要在这里一直循环。”

“嗯?”林黛问,“循环的意思就是说,游戏会一直刷新,重复今天发生的事情?”

雷峰点头。

“那你这是找到真相了?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雷峰双手击了个掌:“阻止凶案发生,劝服男人好聚好散。”

林黛觉得雷峰应该是个锦鲤,不然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能够成功通过四五个副本。

两人分开之后,林黛回了403室,等待游戏刷新。

……

“叮咚——”

电梯门开了,门外站着一个中年体态的男人。男人穿着非常得体的西装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腋窝下夹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,脚下蹬着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鞋,双脚并拢站立着,整个人看起来规规整整的。

男人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,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。

林黛面无表情地往旁边挪了一下,没吭声。

她想看看,如果不讲那些下意识想要说出口的话,游戏会发生什么变化。

电梯缓缓上升,到了四楼。

与送水工擦肩而过,男人直奔401室,而林黛则回头看了送水工一眼。

男人敲了敲门,“慧娟,我回来了,开门呀。”

林黛喊他,“你腰上不是挂了钥匙吗?”

男人愣了下,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林黛一眼,又转头取下钥匙,自己打开了房门。

林黛瞥了眼,看见了一个一闪而过的黄色的身影。

昨天开门的时候,女人明明穿的是青色的毛衣。

很快,争吵发生了。

林黛看了眼窗外,天边才刚刚染上了暮色,将暗未暗。

似乎因为她打断了男人砸门的过程,争吵的时间也被提前了。

雷峰从402室冲出来,使劲儿敲门,“开门,快开门啊!你们不要吵了,有话好好说呀。”

林黛:你这样能敲开门就有鬼了!

“咔嚓”一声,门开了。

中年男人谄媚的脸出现在门后,“是我说话太大声吵到你了吗?不好意思啊。”

雷峰:“你不要为这种事情生气,她背叛了你,你们好聚好散,争吵是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
林黛:这人到底是怎么通过前面的副本的?会不会说话!

果然,话音刚落,中年男人的表情就变了,一脸阴沉沉的看着雷峰,“你都知道了?”

雷峰下意识地点头。

男人挤出来一个笑容,“你说得对,说得对。”

林黛心底一突,急忙喊道:“快闪开!”

白光一闪,男人已经举着菜刀朝着雷峰砍了过去。

别看雷峰长得人高马大,动作还挺灵活,眨眼间便躲开了男人的攻击,一边躲闪,一边喊话:“你干什么?就算不听劝,也不至于这样吧!”

“你替贱人说话,你也是奸夫!”

男人的双眼沁出血珠,看着十分骇人。

“我就知道,你早就和贱人勾搭上了,说!是不是趁着我出差,和她鬼混了?”

雷峰急得满头大汗,“我没有!我都不认识你老婆啊,你冷静一点,把刀放下,别乱来啊!”

男人显然已经疯魔了,刀刀照着雷峰砍去。雷峰很快体力不支,躲闪不及,接连挨了好几刀,惨叫连连,鲜血很快就染红了衣服,看着好不凄惨。

“蹲下!”林黛大喊一声。

雷峰立马蹲下,只听见“乓”的一声,男人略显发福的身体就像面条似的软了下来,晕倒在了地上。

一抬头,林黛双手举着一块老旧的案板,灯光从她的身后照来,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边,恍惚之间,雷峰觉得自己看见了英雄。

“傻了?”林黛朝他挥手。

雷峰回神,立马跑到了林黛身边,狗腿地为她捏肩捶背,“英雄!”

林黛一脸冷漠:“别爱我,没结果。”

雷峰:“……”

他一脸羞涩地推了一把林黛,“你在瞎说什么呢,我还是个孩子呢。”

林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大花臂:“兄弟,你这老黄瓜刷绿漆,刷的也不认真啊!”

“这是贴的。”雷峰说道,“这不是刚刚高考完吗?想要放飞一下自我,结果就被拉进了游戏。”

“我长得稍微成熟了一点,配上大花臂,副本里的怪物都不敢轻易惹我呢。”

林黛:你这是成熟过头了吧喂!

林黛不想过多地纠结于此,提着案板蹲了下来,仔细检查了一下男人的身体,发现男人的后脑勺一片血肉模糊,甚至隐隐有些凹陷。

雷峰面露惊恐:“姐姐,你这一下挺重的啊!”

林黛忍无可忍,一巴掌呼了过去:“睁大你的狗眼看看,这明明是反复击打造成的凹陷。”

当她是大力士呢!

雷峰摸摸被呼的脸,“这不是,游戏会加强玩家的身体素质嘛!”

林黛不想理他,起身敲响了401室的门。

“你好,你丈夫情绪太过激动,晕过去了。能麻烦你出来一下,把他弄回屋吗?”

雷峰凑了过来,几度想要开口说话,被林黛制止了。

门很快就被打开了,穿着黄色毛衣的女人站在门口。比起昨天下午见到她的时候,女人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:头发乱糟糟的,额头鼓起了一个大包,脸上有几道血痕,嘴角也积了一块不小的淤青,看着触目惊心。

她垂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真的抱歉,打扰到你们了。”

林黛一脸善解人意地微笑着:“没事儿,邻里邻居的嘛,需要帮忙吗?你一个人应该搬不动。”

女人面露迟疑,林黛已经招呼着雷峰上前帮忙了。

两人顺利进了门,把男人抬到了床上。

一转身,看见了站在厨房门口的小女孩,不知道经历了什么,朝天辫都散开了。

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,雷峰几次想要拉着林黛离开,林黛却像是瞎了一样,完全不顾女人越来越焦急的脸色,笑意盈盈地和她聊着家常。

“哎呀,您可真能干,把屋子收拾的这么好,看着真温馨。”

“哎,你们用的这家的饮用水啊!是比较便宜吗?我买的那家好贵的,最近都涨价了。”

眼看着女人快要翻脸不认人了,林黛才依依不舍地跟着雷峰离开了。

到了半夜,电梯缓缓攀升,停在了四楼。

一个身影出了电梯,站在了401室的门口。

“哈喽,你好。”

男人猛地回头,恶狠狠地盯着林黛,与白天碰面时那副老实的面孔判若两人。

林黛丝毫不怵:“送水的——强、奸、犯。”

话落,惊变骤起。

送水工的浑身冒起了黑色的烟雾,老实的面孔遍布血痕,仿佛被人劈开过头颅又缝合了起来;全身的关节也渗出了血迹,将工作服晕染成了血色。

“你太多事了!”

林黛丝毫不以为意:“没办法,我这人最是古道热肠了,总喜欢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嘛。”

送水工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,嗤笑道:“就凭你?”

语音未落,青黑的指甲已经扫了过来,直取林黛的咽喉。

林黛反手取出砍柴刀挥了过去,直冲送水工的双臂。

送水工慌忙后撤,被逼得连连后退,“砰”地撞上了402室的防盗门。

“姐,你敲我门干嘛?”

林黛陡然一惊,单打独斗久了,她都忘记自己还有个“同伴”了!

“别开——”

然而,已经晚了。

送水工抓住机会,一把将雷峰钳制在手里,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:“把刀乖乖放下,不然我就把他撕碎!”

说着,手上一个用力,将雷峰的右边胳膊使劲儿向后掰去。

“卡啦”一声,是骨骼错位的声音。雷峰发出一声惨叫,“啊——我的胳膊!”

林黛一脸不为所动,“你想用他来威胁我?”

雷峰哭得泪流满面:“姐,姐!救命啊!”

林黛无奈,只得丢开了砍柴刀,“你放开他。”

送水工押着雷峰上前几步,然后猛地推了他一把,想要趁着林黛伸手扶人的间隙,弯腰捡起地上的砍柴刀。

“砰——”

送水工的脑袋遭到重击,霎时间四分五裂,鲜血和脑浆淋漓地洒了一地。

雷峰躺在地上,也被浇了一脸,整个人呆滞在原地。

“傻了?”林黛捡起了砍柴刀,伸手在他眼前挥了下。

雷峰回神,正要说话,眼角余光忽然瞥见401室的防盗门不知何时打开了大半,女人站在门口,眼神死死地盯着走廊上的几人,半边脸被灯光照亮,半边脸则隐没在黑暗里,看上去莫名的可怕。

他下意识地一抖,伸手拽住了林黛的裤管。

林黛转头看过去,朝着女人露出了一个热情又友好的笑容。

女人脸上流露出一丝错愕,很快又恢复成了死气沉沉的样子,冷漠地关上了房门。

林黛也没在意,收起了砍柴刀和案板,伸手将雷峰从地上拉起来。

“不好意思啊,刚才没有接住你。”

“没事,姐。”雷峰摇头,“你要是来接我,就没办法反杀了。我明白的。”

林黛帮他拍拍裤管上的灰尘,又伸手搭在了他的右肩上。

“小伙子,记住我的话,如果游戏再次刷新(意味着并未通关),你就守在401室的门口,等他一出来,立马抓住这个强奸犯!”

“什么——啊!”

……

“叮咚——”

电梯门开了,门外站着一个中年体态的男人。

林黛睁开双眼,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她冷眼看着男人走进了电梯,扭头就拿出了砍柴刀,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。

“别动。”

男人脸色大变,一脸菜色,“别,别杀我!我有钱,都给你都给你。”

林黛不理他,眼看着电梯上了四楼。电梯门打开,林黛挟持着男人走了出去,一眼就看见送水工躺倒在走廊转角,应该是刚出门就挨了一闷棍,而雷峰手持木棍站在一旁。

送水工捂着后脑勺痛苦地哀嚎着,试图站起来。雷峰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,将他重新踹翻在地,然后踩住了他的脊背。

林黛点点头:“干的不错。”

雷峰立马露出了骄傲的神色。

中年男人一脸惊恐:“你、你们还是团伙作案?!”

他抖如筛糠,“别杀我,我老婆长得可漂亮了,随你们处置,放了我吧,我还有钱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男人后背就挨了一刀,力度颇为狠辣,几乎要将他劈成两半。正常人挨了这么一下,估计就要凉了,男人却只是疼的龇牙咧嘴,恼怒道:“你们突然跑出来一顿打杀,到底想要干什么?!”

“找你老婆。”林黛说完,正准备敲门。

门却已经打开了,女人沉默地看着门口这一切,慢慢地挪开了身体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馒头不甜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edoupark.com/xiaoshuo/182581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